首页 ag客户端软件|平台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玄幻 > 剑破拂晓 > 0322 巧遇往日故 南滨非青阳

剑破拂晓 0322 巧遇往日故 南滨非青阳

作者:带毒额苹果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14 15:28:24 来源:天籁小说网

寻着声音望去,刑真和蒲公龄身后追了百十余人。

身在险境的唐娇和高慧慧,居然没心没肺的傻笑。

追击刑真和蒲公龄的百十余人,大多是身强体壮的家丁护卫。多少有些实力的,也就是领头的十几人。

刑真和蒲公龄不是真的害怕,而是私闯人家的茶园理亏。

恶狗出现时,二人就已猜到茶园有人看管,并且不允许他人进入。也猜出了唐娇和高慧慧二人心有怀恨,不过没真动杀机也没必要忌恨。

要怪就怪蒲公龄,不顾刑真阻拦,一定要走进看个一清二楚。莫得办法,对笔记如痴如迷的家伙,不到茶园近前看个清楚,就像是割掉一块肉是的痛苦。

蒲公龄抓起唐娇,没好气儿骂道:“傻笑个屁,等着被后面的人围殴吗?”

刑真抓起了高慧慧,对小狗崽儿吩咐道:“放恶犬要人!”

血脉镇压,比之驯服这些恶犬的主人来的管用。听从小狗崽儿的命令。一群恶犬扑咬向它们的主人,刑真等人得以解脱。

脱离了小狗崽儿的震慑,恶犬很快被主人们降服。为首的一年轻公子双眼放光,问:“刚刚逃跑的是不是高慧慧?”

旁边一护从点头哈腰的奉承:“少爷慧眼如炬,正是高慧慧那小妮子。”

“嘿嘿,躲在唐家不能拿你怎样,既然出来了,可就由不得你们做主喽。”

公子矛少眼泛精光,吩咐道:“快马加鞭,去把消息传给金家。”

护从满是不解:“少爷看重的人,为什么要通知金家?”

见公子眉毛立起,护从不敢多语。弯身恭敬:“小得这就去办。”

待护从走远,矛少自言自语:"唐家势大,我矛家得罪不起。金家则不同,找各种机会打压唐家。"

“金阳早就对唐娇恋恋不舍,话说取了婆娘不能暖被窝,这些日子一定憋坏了吧。”

“想必金阳会感激我通风报信,高慧慧自然也就成了感谢的报酬。”

逃回车厢内的唐娇和高慧慧,就像犯错的小孩儿等待家长的训斥。有凳不敢坐有水不敢喝,双手垂立,低头不语。

刑真轻抿一口翠红茶玩味儿的问:“你们是马车的主人,怎么不坐下?”

唐娇这才想起,还没到家,家主又不知道此事。现在就等着受罚,有些为时过早。

主动端起茶壶,分别给刑真和蒲公龄续一杯茶水,歉意道:“对不起,到唐家后能不到我父亲那里告状吗?”

虽说是感到对不起刑真和蒲公龄,不过二人在唐娇心中登徒子形象仍在。放下茶壶,如避蛇蝎,闪电般缩回小手躲得老远。

刑真和蒲公龄全然不在意,后者朗声:“我们不是喜欢打小报告的人。”

“句子一言驷马难追。”生怕二人返回,高慧慧半拍马屁将此事坐实。

“我不是君子。”蒲公龄故作威胁。

两位少女当即傻眼,遇到这种泼皮无赖委实不知如何应付。只得暗自磨牙,恨得牙根儿痒痒。

刑真羗尔一笑:“开玩笑的别介意,我知二位姑娘对我们有所误会。不过我和蒲兄只是暂住唐府,明日便动身前往渡口。”

“二位姑娘不必介怀,我们之间不会有太多的焦急。”

唐娇回了一个白眼:“骗鬼吧你,渡船要一个月后才出行。二哥千叮万嘱好生款待,又怎能让你们住客栈。”

“一个月?”刑真惊呼出声,问道:“为何这么久?”

“渡船每月出行一次,这个月刚刚离开。你们要乘坐渡船去龙断州,当然要等下个月了。”唐娇虽然不喜二人,但是有问必答。

刑真恍然大悟,佩服道:“是在下孤陋寡闻了,还是二位姑娘见多识广。”

唐娇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那是,渡船可是我们唐家的,当然了若指掌。”

蒲公龄走到窗边,掀开帘子打量外面。希冀着能在看到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充实自己的随身笔记。

繁华的南滨城,比之麻寿国和彩鸾国的皇城还要有过之。最让蒲公龄动容的是一座府邸,外墙快有麻寿国皇宫一般的高大。

喷喷称奇:“不会是城主府吧?”

高慧慧解释:“南滨城没有城主,你看到的是金家府邸。”

随即想起一事,歉意道:“二位公子先自行坐会,我和小姐去催促一下。加快速度离开这里,免得多生事端。”

不给刑真和蒲公龄询问的机会,二女手拉着小手珊然离开。一半是出去通知,一半是找借口远离两位登徒子。

两位少女走了,刑真也乐得轻松。摘下葫芦痛饮一口:“酒比茶好喝,要不要来一口。”

说话间,也走到了窗边儿,观察即将停留一个月的大城。

“咦,不是说出去催促吗?马车怎么停了。”刑真好奇的问。

“废话,酒当然比茶水好喝。”蒲公龄没好气儿的接过破烂葫芦,痛饮一口后继续道。

“少女玩心重,估计是看上了哪家的胭脂水粉了吧!”蒲公龄猜测回答。

一队身披甲胄的男子从窗边走过,看着是将军。手持长矛腰夸大刀,甲胄更是武装道牙齿。

刑真越发的好奇:“听说南滨城是独立一城,没有朝廷怎么会有军武?”

关系莫逆的蒲公龄挖苦:“的确是木讷,想事情果真慢。我就奇了怪了,打架的时候怎么反应一点儿不慢。”

刑真也不生气,坦然:“打架时喜欢动脑子,平日不想动脑子。”

“蒲兄既然想明白了,不妨说来听听。”

长冉男子捋了捋胡须道:“一座府邸的院墙比皇宫还要高大,家丁护卫按照军武规格武装不是很正常。”

刑真了然,竖起大拇指赞叹:“蒲大哥高明。”

刑真侧耳聆听:“外面好像有嘈杂声音。”

这回换蒲公龄拍马屁了,竖起大拇指:“刑真高明,整架马车有小型隔绝声音禁制,你居然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刑真谦虚道:“小型禁制而已,无非是不想睡眠的时候被惊扰。声音太大,禁制的作用也不大。”

话音刚落,二人同时变色,异口同声:“唐娇和高慧慧。”

“小狗崽儿别愣着,一起出去。”

外面已经乱做一团,唐娇和高慧慧带领唐家二十多护卫,正和金家十倍有余的护从打成一团。

唐娇等好心接待刑真和蒲公龄,此次冲突多少可以算作是因接他们而起。

这种时候没时间问对错,先出手帮忙才是正事。

蒲公龄和刑真不约而同的没下重手,大多是将金家护卫打倒即可。

唐娇和高慧慧则全然不同,出手时没有丁点儿的留情。看样子唐家和金家的关系,恶劣程度非同一般。

且二女比带来的护从要生猛的多,于人群中左冲右突,打得不亦乐乎。

唐娇身披灵气荡漾的红色甲胄,甲胄外浓郁的灵气流转不停。

兵器是剑,赤红色长剑如同燃烧的火焰。剑身温度极高,碰触金家护卫的甲胄,顿时将之融化成铁水。

高慧慧身披银色甲胄,隐辉闪烁熠熠生辉。甲胄外灵气涟漪荡漾,似给甲胄赋予生命。

手中绣剑削铁如泥,金家护卫的甲胄也好战矛也罢。无不轻易将之割裂,切口处整齐平滑。

绣剑正是刘顺送予的,现已取名为慧聪。初学得以气御剑,拼斗时不忘露上两手。

绣剑饶身一个盘旋,十来根战矛齐刷刷折断。高慧慧玉足轻跺,银色甲胄荡起涟漪与之遥相呼应。

以高慧慧为圆心,灵气涟漪向外扩散。成排的金家护卫被震飞出去,落地后哀嚎不已。

刑真大致看后相当的羡慕,啧啧道:“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随便拎出来两件神甬量身甲,品质就高得吓人。”

蒲公龄深有同感,附和:“我发誓,以后写随身笔记的同时,还要多攒钱。”

“对了,你答应给我做的拳套别忘了。暂时没钱,先欠着。”

刑真嘿嘿傻笑:“蒲大哥说笑了,怎能要您的钱。”

说话不耽误打架,刑真徒手抓住刺杀而来的战矛。双手握住,连人带矛一起抡起。

一个圆弧旋转,围攻的金家护卫怕伤到自己人,皆放缓动作不敢上前。

刑真得势不饶人,抡起一矛一人杀入人群。梦虎入羊群,连续杀了三进三出。

眼看挂在长矛末端的护卫迷迷糊糊,手腕震荡长矛呈波浪形状起伏。

护卫被震荡飞出,刑真抡起长矛当棍棒使用。

“怕”一声脆响,势大力沉的轮动被轻易挡下。灵气顺着长矛直击刑真手掌,少年双手紧握。

手掌间罡风震动,与袭杀而来的灵气碰撞。小范围内,发出连串的噼里啪啦炸响。

“小子,多年不见长进不少。既然来了南滨城,必须好生款待一下你。”出手之人是一腰悬玉佩的年轻公子,说的话尽是反语。

所谓的款待,是更加凌厉的攻伐。腰间玉佩发出微微龙吟,年轻公子虎躯一震。出手越发的凶猛强悍,周身灵气中居然也有微微龙吟呼应。

挡下刑真手中长矛的,是一合拢的折扇。紫金色木质,和洁白的扇面。无一样是凡品,不然怎可与长矛平分秋色。

刑真定睛一看,认出此人略带惊讶:“原来是你。”

而后自己明悟:“也对,你本就住在南滨城。”

刑真瞳孔微缩,眼眸中迸射凌厉凶光。不在像对付金家护卫一般,只打趴下而不打伤了。

扔掉长矛,开山式与真拳式同出。与灵气荡漾的折扇不断碰撞,十息不到,刑真出了不下百拳。

实力有所差距,指缝间有细微裂纹,丝丝缕缕的血液流出。刑真拳以出,开山式和真拳式异曲同工。只进不退,少年贯彻始终。

对面公子颇为讶异,啧啧道:“短短四年多不到五年,居然从一个傻子一跃而成二境武者。”

而后惊疑更浓:“二境武者如此强悍吗?”

刑真习惯藏拙,被对方看错也不明言。一击过后身形向后急掠,拳式在变沉稳如水,少年声音更是深沉:“金阳,当日债今日还。”

“就凭你,不知在哪捡了几套拳法而已。不会自大到可与我金家抗衡了吧?”

金阳抬高嗓音,一字一顿:“你看清楚了,这里是南滨城,不是青阳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菲律宾ag官网|官方 下一章 > 错误举报